第七章  他要他笑着祝福
作者:流风 | 时间:2018-11-25 14:17 | 字数:1026 字

“……各位来宾,请将你们的手机调至震动或静音,婚礼仪式马上就要开始了!”

婚礼司仪欢快的声音再次传入耳朵,像一把钥匙,将生锈坏掉的脑子重启,周煜缓慢睁开眼睛。

他醒来得没有任何征兆,睁开眼睛时,入目的只有一片雪白,陪在他身边的只有冰冷的医疗仪器发出的刺耳声响。

医护人员很快应声而来,对他进行了详尽的身体检查,在病历上记录着数据,而VIP病房的液晶电视上,正播放着一场盛大无比的婚礼。

周煜张了张嘴,想说话却没能发出声音。医生让他不要着急,说过几天就好了,又宽慰了几句才转身离开。

阻碍视线的白大褂离开后,映入眼帘的正好是两个穿着笔挺西装的身影。

两人都是同款的靛蓝色西装,西装是手工制作,做工极好,熨帖的包裹着两人的腰身,挺拔如松。

全场的灯光都打在两人身上,两人没有挽手,只步调一致的走到台中央。

司仪轻车熟路的调动气氛说段子,在场的宾客都配合的鼓掌起哄,隔着屏幕周煜都能感受到现场热烈的气氛。

“赵澈先生,请问无论生老病死……”

司仪按照流程提问,话刚开了个头,赵澈就迫不及待的回答:“我愿意!”

“……”

司仪一脸懵,还想说点什么来调侃,被赵澈横了一眼,连忙看向关邢:“关邢先生,请问你……”

话音未落,现场的宾客发出一声惊呼,赵澈已等不及的将关邢拉入自己怀中吻了上去。

一个直白热切毫不掩饰的吻,叫在场的人都看红了脸,雄性之间刚烈的气息碰撞,好像两人会不管时间场合,随时将对方身上的衣物撕得粉碎。

在众人惊呼的时候,镜头却敬业的没有躲开,周煜甚至看见两人嘴角溢出的银丝,镜头忽的下移,是赵澈不容拒绝的将一枚男士婚戒戴到关邢无名指上。

尽管只是一闪而逝,可戒指上的图案还是像烙铁一样烙在周煜脑子里。

那枚戒指,是他先看中的,那个时候他像小狗一样缠着赵澈求了两个多月,如今却轻而易举的戴到另一个人手上。

礼成,现场的气氛越发热闹,衬得病房越发冷清孤寂。

周煜艰难的抬手,按了床头的呼叫铃,护士很快进来:“你好,请问哪里不舒服?”

喉咙无法发出声音,周煜指了指电视,护士会意表情却有些为难犹豫:“周先生,这是三少特意要求放给你看的,恐怕……”

这个人到底有多狠?不让他去参加婚礼,却还要他看完整个婚礼过程?

周煜被气得笑起,笑得太用力,空气呛入肺腑激起一阵咳嗽,咳嗽不止,胸腔的伤口被震动得重新破裂。

“周先生,请你冷静点,情绪不要这么激动!”

护士紧张的安抚,连忙按了呼救铃,周煜还是笑,笑得嘴里倒灌出血来。

今天可是赵家三少大喜的日子,他怎么能不笑?

他要笑着祝他们新婚快乐,笑着祝赵澈如愿以偿……